特朗普卸任后可否获机密拜登助手会听取情报官建议

中新网1月18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当地时间17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准幕僚长克莱因表示,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卸任后可否获得机密信息一事,拜登会等候情报顾问的建议再决定。

在疑似病区工作,时靖峰的心也一直在担忧和开心两极摆动,每次有疑似患者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他的心沉甸甸的;而每次有疑似患者被排除,他就会很高兴,患者也会异常激动,拉着他的手一个劲地说“谢谢”。

高登表示,任何前总统都是外国情报工作的目标,但特朗普“可能异常地容易受到恶意行为者的影响”。

时靖峰在医院呼吸科工作20多年,曾经也是抗击非典一线工作人员,当时他的父亲时建是阜阳市二院呼吸科主任,在阻击非典的战役中,他和父亲一起上阵。

安徽省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作为集中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将所有的疑似患者和确诊患者分楼层收治。时靖峰在收治疑似病人的隔离病房里直面病毒,用爱心帮助病人勇敢面对。

据报道,此前,2019年辞去国家情报副总监一职的高登(Sue Gordon)向《华盛顿邮报》投稿称,一旦特朗普卸任,她反对新任总统将机密信息和特朗普分享。

疑似病区与确诊病区不同,为了避免交叉感染,这里收治的病人都是单人单间,患者的情绪更为波动。他们焦急地等待着检测结果,这种焦虑和煎熬让身边没有亲人陪伴的他们显得更加六神无主。“医生,我的结果怎么还没有出来?”“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每次碰到这样的病人,时靖峰总是耐心解答,解释新冠肺炎的发病特点,让他们安心隔离。有的病人因为恐惧情绪失控,甚至不愿吃饭,时靖峰和护士们要及时给做心理疏导。“只要有空,我都要去病房,看看患者的情绪是否稳定,跟他们聊聊天。”时靖峰说。

对此,准白宫幕僚长克莱因表示,拜登在做决定前,会想要听取情报专家的意见。他说:“我们当然会寻求拜登政府情治专家的建言……并且我们将遵照建议来做。”

高登说:“我建议在1月20日(就职典礼)后不要提供他任何简报。这是新任总统独特权利,而仅仅这简单举动,拜登就可以减少特朗普回归平民身分后造成国家安全风险的可能性。”

“看似简单的动作背后,却隐藏着极大风险。在采样过程中,病人可能会因为咽部不适忍不住咳嗽、打喷嚏甚至呕吐,带出大量细菌病毒,即便全副武装,采样人依然随时可能被感染。”时靖峰说,但只有精准采样才能保证结果无误。因此,每一个病人他都要亲自采集标本,平均每天至少要为3-5个病人采集咽拭子。

新冠肺炎的确诊,必须通过采集咽拭子标本做核酸检验。这项工作需要直接面对病人口腔,用一根长度15厘米的无菌棉签深入到咽喉,停留几秒,左右擦拭。每次取样,时靖峰都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N95口罩、护目镜和橡胶手套。由于行动不便、视线受阻,采样这个精细活变得更加困难。为了准确取得标本,他不得不与病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民主党籍联邦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谢安达(Adam Schiff)更直截了当告诉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我不认为特朗普可被托付。”

“我爷爷、父亲都是医生,因此家人都很理解和支持我到一线。”时靖峰说,这是一名医生的职责。

疑似患者要进行核酸检测,如果检测结果为阳性,就要转入确诊患者病房进行诊治;如果检测结果为阴性,需要24小时后再进行一次检测,检测结果仍为阴性,就可以解除隔离,出院回家。有的病人,跟新冠肺炎的症状很像,但核酸检测却为阴性,为了不让病人错失治疗时机,有时需要采样四五次进行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