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间社会代表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介绍香港真实情况

中新社日内瓦3月11日电 3月6日和11日,来自香港的中国联合国协会代表林琳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3届会议发言,介绍香港真实情况。

林琳表示,过去9个月香港所谓的“人权卫士”以自由为名,挑起冲突,暴力攻击持不同观点者,手段残忍。一些国家政府和国际媒体对香港警队口诛笔伐,却无视警队才是真正受害者。所谓的“人权卫士”在网上曝光警队及其家人的信息、住址和子女就读的学校,甚至扬言复仇谋杀。

担任出品人的台湾电影制作发展协会理事田宗玄认为,法条模糊不清的状态下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台湾电影圈的工作机会减少,连去大陆“打工”都可能触碰“反渗透法”,“光是要当一个摄影助理,当打工、做制作的,你敢拿大陆薪水?通过的细则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连私人公司的钱都不能领,那怎么办?”

林琳讲述了香港民间社会代表遭到暴力分子打击报复的经历,表示作为香港年轻的政治人物,她本人和家庭承受了巨大压力,甚至收到死亡威胁。据她所知,去年9月两位香港民间社会代表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声批评香港违法暴力行为后,至今仍受暴力分子各种形式打击报复。

国民党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韩国瑜1日痛批“反渗透法”是个“恶法”,他指出,非常多台湾民众在网络发表言论后被约谈,很多人非常害怕恐惧。

台湾实践大学校长陈振贵说,“反渗透法”急着通过,为选举而进行的政治操作太明显。接下来,民众要面对这部法令,实在“心惊胆跳”。

学者质疑民进党:为选举进行的政治操作太明显

黄宥骅认为,目前台湾娱乐圈已是寒冬,因“反渗透法”“加持”,直接走向暴风雪。

他质疑,“反渗透法”仓促通过,影响200万台商在大陆活动,对于宗教交流、学术活动、经贸来往,也会造成人人自危。

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1日表示,“反渗透法”范围广、定义含混,若规定不清楚,产生冤案、错案、假案的机会就很大。

厦门台商协会会长吴家莹表示,大陆台商对“反渗透法”过关相当失望,但现在距离选举只剩10天,大家努力抽空返台投票,“下架”蔡英文当局。

林琳说,香港人民热爱自己的国家,不能忍受暴力分子所作所为。言论自由不应成为暴力分子攻击持不同观点人士的借口,人权理事会也不应纵容在言论自由上采取不同标准的作法。她敦促人权理事会保护香港人民权利,支持在香港恢复法律和秩序,确保实现真正的正义。没有任何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人权理事会应谴责香港暴力分子的犯罪行径。(完)

一名在北京上学的台生小孙表示,虽然陆委会澄清拿大陆学校的奖学金没事,不会违法,“但如果我回台湾后,和朋友讨论政治,表态支持蓝营的候选人,这是否叫做拿了‘红色资金’企图影响台湾选举结果?”

台湾龙华大学校长葛自祥表示,现在台湾面临少子化问题,加上陆生这几年愈来愈少,“反渗透法”的通过,对私立大学真是“雪上加霜”。

台湾娱乐圈叹影视寒冬:直接走向暴风雪

“反渗透法”通过后,东莞台商“宝哥”抱怨,虽然台湾陆委会一直澄清,驳斥媒体报道哪些情况可能触法纯属子虚乌有,但台商没有理由保持乐观。

马英九说,近日通过的“反渗透法”,法令规定不清楚,什么叫渗透?什么叫渗透来源?没有确切定义,甚至谁来解释不知道,因为法律没有主管机关,这非常非常罕见,涉及民众重大权益,涉及政党重大发展的法律,竟然没有主管机关。

“宝哥”质疑,民进党当局自己遵守法治精神吗?一上台就大砍军公教(注:军人、公务员、教师)退休金,当年台当局给军公教的退休保障承诺,民进党说砍就砍,违反契约精神。蔡英文当局带头违法乱纪,毫无公信力可言!“现在陆委会的承诺能信吗?话都是他们在讲,谁知道会不会哪天又随时变挂?”

资料图为韩国瑜。 中新社记者 刘舒凌 摄

由于民进党曾批评国民党欲通过服贸协议,如今却强势通过“反渗透法”,遭外界质疑双重标准,马英九也赞同说“当然是双重标准”。

葛自祥说,两岸交流有助于彼此了解,他希望这样的交流可以稳健进行,陆生也可以持续来台,不管选后是谁执政,都应抱持这样的原则,才能获得教育界支持。

台湾政治大学金融系教授殷乃平说,“反渗透法”条文含糊不清、通过得仓促、手法粗糙,虽然达到很强的政治意义,但两岸经贸往来30年,关系盘中错杂、很难加以切割,最可怕的是由执政党自由心证,未来经贸、资金、学术往来都受限制。

有业者表示,民进党是不是“恐中症”过头?大陆观众喜欢收看台剧,最近台湾热播的《想见你》就在腾讯、爱奇艺播出,“这完全是两岸影视正常交流。”目前少数正进行中的合拍电影《掌中的星星》,鉴于“反渗透法”内容模糊,上周团队急踩煞车停拍。

亲民党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宋楚瑜表示,“反渗透法”强行通过,造成台湾人人自危,而且非常严重影响两岸正常交流,他再一次提出严正的立场,向民进党和蔡英文提出严正的抗议。

“反渗透法”即将上路,对台湾娱乐圈的冲击很大。资深制作人黄宥骅指出,“反渗透法”是当局把民众都当贼看待,要民众自己证明“我不是贼”,“‘反渗透法’对影视圈而言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平时让你活动自如,在必要关头时念咒语就会要你的命。”

台商台生恐慌愤怒 怕被乱扣帽

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1日称,法令订定出来后所有人都可以遵守,但是非对错应有明文规定,不该由某人决定是对还是错。

台湾淡江大学大陆所荣誉教授赵春山质疑“反渗透法”,一是时间过于急迫,朝野以及民间各界并没有充分讨论;二是条文中对“渗透对象”的定义太过模糊,心证的空间太大;三是执行太过困难,没有执行机构与手段;四缺乏配套措施。